-她配合著掙紮了一會兒,正要動真格將人推開,門卻突然從外麵撞開。

“嘭——”

南楚江從外麵衝進來,正好看見仲天琪抓著慕容傲雪,一副欲行不軌的狀態,他怒不可遏,衝過去將人拎起來,用儘全力就是一拳。

結果正中百會穴,仲天琪倒地,當場昏迷。

“起來,彆裝死!”

南楚江正在氣頭上,衝過去把人又拽起來,慌了兩下才發現真暈過去了。

他氣得直接將人往地上一扔,冇好氣的吐槽,“廢物,這麼不禁打,算什麼男人,呸!”

“你怎麼會來?”

慕容傲雪的聲音在身後響起,南楚江才反應過來,她還在著呢。

他猶豫了一下,深深的吸了口氣,最後狠下心轉過去交代實情。

“其實我一直在周圍跟著你們。”

“中午的時候,我遇著黃楚嘉了,你彆誤會,我不是故意去見她,是偶然碰上的,我發誓!”

“是她告訴我,董瑞珠和仲天琪要聯手對付你,所以我就開始跟蹤你。”

“慕容,你可以不原諒我,但我不能讓你受欺負。”

“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,我真的很愛你,不能冇有你,如果你過不了心裡那關,也可以去嘗試一段新的感情,把你自己交給另一個人,但前提是,你願意,在這之後,如果你覺得彆人不夠好,隨時回來,我等你,一直等。”

慕容傲雪心裡五味雜陳,這一刻,她喜歡的那個,傻乎乎的南楚江又回來了。

“你愛我愛到可以接受我和彆人上床,乾嘛不晚一點出現,等仲天琪得手,你再站出來,不就可以做我的救世主了?”

“那樣太卑鄙,我會瞧不起自己。”南楚江搖頭,“任何人欺負你,我都不允許。”

慕容傲雪眼裡泛起晶瑩的淚光,她愛的,就是他這股傻勁啊。

南楚江生怕給她壓力,說完抓著仲天琪一隻腳就往外拖,“這個我來處理,你安心睡,我保證不會再有人來打擾你。”

每走兩步,慕容傲雪就從身後將他抱住,“傻瓜,冇有你我怎麼睡得著。”

南楚江眼中燃起希望,甩開仲天琪的腿,轉過身去欣喜的捏住她的胳膊,“寶寶,你原諒我了?”

慕容傲雪抿唇忍著眼淚,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“太好了,慕容原諒我了,耶~!”

南楚江激動的抱著她轉了圈,停下來又小心翼翼的問,“寶寶,我,可以吻你嗎?”

他擔心她會過不去這道坎。

“少廢話!”

慕容傲雪扯住他的領口,一把將人拉近,直接吻了上去。

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,兩人猶如**,一點即燃。

三小時後,南楚江依依不捨的從慕容傲雪身上下來,替她掖好被子,轉身拿了衣服下樓,重新抓起仲天琪的腿,一路拖行往屋外走去。

翌日。

仲天琪是被凍醒的,陽光刺的他睜不開眼,周圍的環境吵吵嚷嚷,鬨得他頭疼。

緩和片刻,他恢複清醒,結果卻發現自己未著片履,旁邊圍觀的路人一個兩個拿著手機,鏡頭直指他下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