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浩南砸砸嘴,略顯失望,隨即示意王興文把板子交回來,拿到板子他又寫道:

“我太痛苦了,快給我想個法子幫我減輕痛苦吧,要不然下次可就不是惡作劇這麼簡單了!”

王興文無奈地搖搖頭,苦笑道:“弗朗西斯他們都冇辦法,你指望我幫你減輕痛苦?要我說你就忍受痛苦熬吧,也許過了一個星期,你就能習慣了呢?”

一聽這話,鄭浩南氣不打一處來,立刻奮筆疾書:“習慣你大爺!換你來試試?這可是實打實的痛,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。”

王興文看著鄭浩南寫的字,感覺鄭浩南的狀態不再那麼差,可以接近,便湊到床邊一屁股坐了上去:

“你可是個爺們啊,想想程媛媛,那個特彆有骨氣的女人,平時發脾氣可不是一般的暴躁,可就是這樣的她,變成活死人那會兒身體還冇被改造過,不也一樣忍受劇痛熬過來了?”

“人家一個女孩子都能熬過來,你憑什麼不能?”

王興文說罷,自己心裡反而很不是滋味,一提起程媛媛他就十分內疚,想象著她此刻不知在哪麵臨著未知的險途,忍受著巨大痛苦,而自己卻舒適地坐在豪華臥室的軟床上,他就想立刻去尋找對方。

王興文這一通話,鄭浩南覺得是有點道理,程媛媛那小丫頭都能承受的痛苦,自己一個大男人還要各種哀嚎,顯然說不過去,太丟人了點。

又聯想到自己往日總嘲笑王興文膽小軟弱,而現在自己反而表現得如此軟弱,鄭浩南瞬間臉上有點掛不住,於是他咬緊牙關,強烈剋製自己,再也不發出一點痛苦的哼聲了。

強忍著巨大的痛苦不發出一點聲音,鄭浩南忽然想到了什麼,繼續在板子上寫了起來:

“我現在遭受的痛苦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,她程媛媛為什麼能那麼平靜?一定是找到了什麼剋製的辦法了,告訴我,她吃了什麼特效的治療藥品?”

鄭浩南和程媛媛交情不深,不瞭解程媛媛骨子裡那股堅韌的性格,所以他覺得程媛媛能挺下來,絕對是依賴了止痛藥物。

王興文看到板子,先是一愣:“這個我不清楚,她也是和你一樣吃了晶鑽,不過她服用後痛苦減輕了不少,可你吃了卻冇有用。”

鄭浩南又在板子上寫道:“不對,我覺得她在吃晶鑽前,一定還服用了其他藥品,我問你,你現在能聯絡到她嗎?”

王興文一臉無語:“我要是能聯絡到她早就聯絡了,用得著你說,不過以她的性格,既然明確說不接受咱們的幫助,她不會輕易讓我們找到行蹤的。”

說完,他又歎了口氣:“在咱們來到這個鎮上後不久,我就和裡昂共同向羽哥請命過,讓他允許我們去尋找程媛媛和愛麗絲,但羽哥堅決不同意......”

“他不允許你去,你就不去啦?你不會私下偷偷去找嗎?”

鄭浩南聽後立即在板子上寫到。

為了能獲得減輕痛苦的方法,他恨不得現在就見到程媛媛,於是他便開始如此慫恿起王興文。-